1 2 3 4
当前位置: 博狗博彩 > 服务项目 >

济南人激发了独特的智慧

  深读泉城,当与古城呼吸共振时,你会发现,古城的喜怒哀乐,可以感同身受。体味至此,一种神圣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古城就像抚育我们的父母,盛年之时让人自豪并依仗。如今,他的衰老已让我们有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深深焦灼。
  读泉,读城,读懂济南这本无字书
  读懂泉与城,让济南走上时代前列。知耻近乎勇。空有深厚历史积淀,却不会创新利用是济南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耻辱。就世界发展的大趋势看,中华文化将在世界舞台上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以此为天时,顺势而为,用好泉水滋润的历史智慧,弘扬泉城代代相传的道德风尚,并赋予其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方式,必将激发泉城发展的深度活力。二安的词话,胡也频、丁玲的济南范儿“现代文艺”都曾这样站上一个时代的高点。把智慧和道德融合起来,把人的发展与古城发展融合起来,打造一座符合济南人最大公约数的心灵家园,让更多人找到精神追求和灵魂归属,将是泉城持续发展的深度保障。泉与城浑然一体,智慧与道德浑然一体,济南古城必将由此重新走到时代前列。
  读泉,读城,读好济南这本无字书,是解读泉城,珍视泉城的第一步。虽然泉与城并不十分完美,但每一处泉水和院落都传承了独有的灵魂元素;每一块砖石都包裹了玉沁般的文化包浆。抚平历史伤痕,从现在做起,从最底层的地面做起,把关心爱护古城的赤子凝聚起来,解构泉水智慧,解析泉城道德。迈出第一步之后,一座济南人有归属感的家园离我们并不太远。 如果有一个字能概括山东人的性格,那一定是“仁”。《说文》一句“夷俗仁”鲜活展现了上古先民对山东部落的认识。孔子把儒学核心定位为“仁”也根源于此。以“仁”发端,巧得天地灵秀之72泉水,泰山黄河之间的济南形成了泉与城血脉相连的特质。泉水滋养古城,让一代代济南人在骨子里积累了智慧和道德的特殊传承。这样的人文传承又不断反哺泉水古城,形成了文与质、意与象的良性互动。读泉、读城、读济南,自会体悟到“从无字句处读书”的妙境。
  读泉,读城,读懂济南这本无字书
  读泉,读懂济南智慧。泉水是济南的灵性所在。在巧妙利用泉水的历史中,济南人激发了独特的智慧。古城选址之初,黑虎、趵突等涌量大的泉都布局城外,泉水汇涌到护城河,加强城市防御功能。而舜泉、珍珠泉、孝感泉等涌量平和的泉则布局城内生活区,配合科学的泉水水系系统,既满足济南人用泉和观泉的需要,又避免了“水漫金山”的烦恼。因此,济南建城以来,虽然泉水丰沛,却很少有水患严重的情况。更为神秀的是这种因泉建城的生态思维,不但形成了“四门不对”的独特格局,更造就了“名士多”的人文土壤。济南之泉多发端于房前屋后,与平头百姓的烟火气浑然一体。相比虎跑、玉泉等园中泉,少了笼中鸟鸣的典雅精致,多了锅碗瓢勺的活力生机。正是这样为生民立命的灵气,宋醉了二安,元醉了张养浩,明醉了李于鳞,近代醉了舒庆春。畅饮泉水的济南名士上承大东之余韵,下启生民之灯火,为一代代济南人积淀了足以自傲的智慧传承,形成了泉城特色地域文化。把这些智慧资源继承和发扬开来,济南人当可获得无以比拟的城市“巧实力”。
  读泉,读城,读懂济南这本无字书
  读城,读懂济南道德。舜耕历山是中华道德的初始符号。济南因而在历史上有了舜子郡的雅号。秉承泉水的清冽和泉城的厚重,在舜文化和儒学文化的洗练之下,济南人骨子里印上了泉一样的纯净和城一样的刚强。因为纯净,所以不畏摧折,因为刚强,所以几历摧折。纯净和刚强让济南人广交天下良友,纯净和刚强也让济南人在历史上几受重创。但泉城坚强印证着,没有任何强权能够征服济南泉一样的心灵,历代屠刀也无法斩断济南的历史根基。在最悲惨的日子里,泉可以低沉,城可以呜咽,但终能兢兢以强重现活力,泉城也因此留下了那些用道德洗亮的地标。逄丑父忠祠、双忠祠、铁公祠让铮铮傲骨融入济南传承;南丰祠、丁公祠把勤政爱民融入济南血脉,白雪书院、泺源书院、正谊中学在播撒知识的同时更在历代济南人心中播下道德种子。可以说,泉城的厚重首在立德,在一座始终鞭策自己的道德之城生活,是济南人最大的历史财富。
  读泉,读城,读懂济南这本无字书
  品读泉与城,感悟人间正道。人间正道多沧桑。历史为泉城留下财富,历史也为泉城刻下伤痕。济南清泉石上流的独特风貌曾经享誉天下,与青石小桥和原生态市民生活共同构成了“小桥流水人家”的“济南范儿”,黄庭坚赞叹“济南潇洒似江南”,刘鹗感慨“济南比江南风光更为有趣”,都是基于这样的水景环境。然而,明清以前就闻名天下的梯云溪、孝感泉相继湮没,太乙泉、北芙蓉泉惨被填埋,消失的名泉水景达几十处之多。历史记载,老济南泉池周围,短榭长廊纡折尽致,宋元题刻镶嵌壁间数不胜数,但留存至今的已寥寥无几。
  1986年至1999年,钟楼寺街、县学街等历史街巷和许多老字号建筑在道路拓宽及小区建设中荡然无存。2000年后的10余年内,丁宝桢故居、七忠祠、九华楼等著名历史建筑被拆除,阁子后街、汇泉寺街青石板道路独有景观和被喻为“济南民居博物馆”的宽厚所街片区消失,明代小王府遗址一经发现就被破坏。更令人痛心的是,大量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因赖以存在的环境湮没而面临传承危机。名泉与名士的传说已不能口口相传;传统手工技艺在市场冲击下岌岌可危,过去的招牌项目如瑞蚨祥、鲁菜、曲山艺海、玉谦旗袍等或勉强维持,或繁荣不再;一些地方特色的非遗项目和传统民俗活动传承困难,影响力寥寥;济南文化传承出现断裂风险。